当前位置:全家移民搞笑不打不相爱
不打不相爱
2022-08-14

郭磊和薛艳是嘉陵市体校乒乓球集训队队友。身材魁梧的郭磊是中国传统直板打法,弧圈球火爆;而身材苗条看似柔弱的薛艳,是以柔克刚的削球打法。因此,在队内的男女循环赛中,打法生猛的郭磊还不时败在薛艳拍下。当然,这之中还有一个隐秘,那便是郭磊暗恋着薛艳。

嘉陵市高新区政府历届领导都热衷推进体育运动,因此每年都要搞一次区属企业参加的运动会。

由于今年新上任的区委书记酷爱打乒乓球,在历届运动会上势均力敌的宏明公司和亚西公司,便把今年运动会竞争的重点放在乒乓球项目上。于是,郭磊和薛艳分别被宏明公司和亚西公司以优厚的待遇录用。宏明公司和亚西公司的老总们,将今年运动会上的那场乒乓球比赛,视为取悦区领导的重要公关战;运动会上的观众们,则有望欣赏一场罕见且精彩的乒乓球男女攻削对决。

就在两家公司商定在运动会前搞一次热身赛,以互相刺探虚实之际,压力重重的郭磊找到了薛艳。

“小艳,公司领导都认为我比你技高一筹,何况又是男对女,都相信我一定能赢。”郭磊犹豫良久道,“你看,这球怎么打才好?”

“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呗!比到最后,谁该赢谁就赢了嘛!”薛艳不解其意,就照直说了。

“哎!哪有那么简单。我问你,你们亚西公司好不好?”郭磊急了,提高了嗓门。

“我们亚西公司工资高、福利好,当然好啊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薛艳有些明白了,却故意问道。

看着薛艳柔情似水的双眼,郭磊把公司领导对自己的期望讲了,而自己为了饭碗,一时热血沸腾,已与公司签下了“军令状”。说严重点,这就是一个“生”与“死”的问题了。而自己的“生”,可能导致薛艳的“死”啊!

薛艳听罢,沉默了。事实上,她的处境比郭磊好一些。但是,亚西公司的领导都是乒乓球内行,当初他们来体校选人时,对她和郭磊的球技已十分了解,比赛时不管谁让谁,他们哪能看不出蹊跷?何况郭磊所在的宏明公司老总,也算是半个乒乓球内行。如果真的这样做,说不定两败俱伤。

良久,薛艳难得一见地严肃起来:“为公司争光可以不讲,为我的饭碗也可以不讲,但是,这球还是不能让!”

“为什么?”郭磊自讨没趣,惊诧地看着薛艳。

“如果我们有那么一天,我自然会告诉你原因的。”薛艳顽皮而诡异地眨了眨眼睛,“咱们球场上见!”说罢,便像小鹿般跑走了,丢下郭磊一人在那里发愣。

宏明公司和亚西公司在运动会前的乒乓球热身赛如期举行,新任区委书记在百忙之中也抽空前来观战。

郭磊抱着好歹都是华山一条路的想法,甩开膀子第一次真刀真枪的与薛艳进行较量。由于郭磊险胜薛艳,从而独得两分,为团体赛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,结果宏明公司以3:2战胜亚西公司。

像所有的乒乓球发烧友一样,区委书记一边拿过郭磊的球拍仔细欣赏,一边拍着他的肩膀连声叫好,末了,还饶有兴致地和他过了几招。

热身赛的胜利,更加坚定了宏明公司领导在运动会上必胜的信心。但是,郭磊却忧心忡忡。因为通过这次较量,他也才弄清楚,薛艳的真正实力与他相比,实在是在伯仲之间,难分高下。若正式比赛,真还难说谁胜谁负。

与此同时,郭磊也为自己在热身赛时痛下杀手而忐忑不安,因为从亚西的公司领导当场流露出的失望神情,已经预示着胜与负,将给薛艳带来截然相反的结局。

但是,出乎郭磊意料,当薛艳和他在一起时,照样亲昵自然,如同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。

高新区运动会乒乓球赛如期拉开了战幕。宏明队和亚西队由于分别有郭磊和薛艳领衔,皆一路顺风顺水,没有任何悬念地在团体赛决赛中碰面了。

乒乓球的团体赛决赛作为运动会的压轴戏,安排在运动会赛程的最后一天晚上进行。区委区政府领导悉数到场不说,整个区体育馆内也是座无虚席,热闹非凡。人们不光是期待着观赏这场高新区最高水平的乒乓球比赛,更渴望目睹郭磊和薛艳那场精彩的攻削大战。虽然这是一场只有在业余比赛中才被允许的男女对决,但在观众们看来,这场比赛的观赏性,不亚于中国队的马琳对韩国队的朱世赫的鏖战。

当体育馆的扩音器召唤宏明队的郭磊和亚西队的薛艳出场时,观众席上爆发出期待已久的热烈掌声。掌声中,身着红色运动衫的薛艳精神抖擞地走到球桌前,却迟迟不见郭磊进场。

观众的掌声不约而同地戛然而止,纷纷向球场边的宏明队座席看去。只见郭磊两手空空,神色慌张地在找什么东西……

这时,宏明队的领队走到裁判席旁,告诉裁判员说,郭磊的球拍找不到了,能否给点时间让他再找一下。裁判员宽容地点点头,并把比赛暂时中止的原因通过主席台的麦克风告诉了全场观众。

五分钟过去了,十分钟过去了……不能再等下去了,裁判员果断地走到郭磊面前,正欲下达比赛开始的指令时,扩音器里忽然传出一个声音:“郭磊同志,我提供一块球拍给你使用。无论你用起来顺不顺手,我也希望你把这场球打完!”瞬间,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麦克风后面的座位上。真是难以相信,那人竟是区委书记!

郭磊像木头人似地愣在那里。

“快去,快去拿拍子呀!”领队回过神来,把郭磊狠狠地向主席台方向推了一把。郭磊猛然惊醒,小跑着直奔主席台而去。

从区委书记手里一接过球拍,郭磊下意识地溜了一眼,不禁“啊”地叫出声来。这球拍,竟然和他用得十分顺手的日本“蝴蝶”牌一模一样,套胶的型号和海绵硬度,也和自己的球拍相同!他激动得连“谢谢”都忘了说,便飞身向球场扑去。

这一场精彩的攻削大战,果然令观众大饱眼福。郭磊如猛虎,频频发出狠招;薛艳如小鹿,左腾右挪将来球一一回敬。双方战至第五局决胜局中途交换场地时,比分仍咬得紧紧的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水平相当、双方都全力以赴的血战。

最后,在观众雷鸣般地喝彩声中,郭磊以12:10险胜薛艳。这样,宏明队最终以3:2的总比分战胜亚西队,获得团体赛冠军。

郭磊虽然在领奖台上笑容满面,却不敢正视薛艳一眼。

曲终人散后,薛艳的一句话令郭磊心惊胆战:“郭磊,你老实说,球拍是不是真的丢了?”

“你、你是什么意思?”郭磊吞吞吐吐、目光游移。

“哼!我还不了解你。你打了这么多年球,什么时候丢过拍子?可你偏偏在这个时候丢了,谁相信?我倒要问你,你是什么意思!你不说,从今晚起咱们再也不是同学!”薛艳不依不饶,非要问个究竟。

郭磊听罢,乞求道:“我说了,你能原谅、理解我么?”

见薛艳肯定地点了点头,郭磊才道出原委:如果比赛时和薛艳真打,一旦输了,后果不堪设想;如果赢了,他确实于心不忍。度过了几个不眠之夜后,他终于想出了一个看似极端、但后果令比赛双方或许能理解的损招:谎称球拍丢失了。因为球打到一定水平的人都知道,临阵换一块陌生球拍,水平少说也要降一个档次。

薛艳听罢,不禁恨爱交加:“我说过叫你真打,输赢都应该像个男子汉!输了怕啥,天无绝人之路。你呀,好在今天认真打了,就算将功补过吧。”

郭磊喜出望外……突然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喃喃道:“区委书记的那球拍,打起来感觉太好了,就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。”

薛艳脉脉含情地凝视着郭磊,“扑哧”一笑道:“告诉你吧,那是我爸爸。早在热身赛前,我将我们之间让不让球的事对他讲了。于是,他执意要在热身赛上现场先对你进行观察。今天,我也没想到,爸爸竟瞒着我准备了这么好一块拍子送给你!你呀,懂我爸爸的意思吗?”

郭磊又惊又喜,愣了片刻,猛地一拍脑壳道:“明白、明白!我想起来了,难怪你坚持不让球!哦,对了,这么说他同意我们俩……”

“这还用得着说!”薛艳含羞地用手指一戳郭磊的脑门,“我父亲还让你转告你们公司领导,不要相信那些传言。运动会成绩好坏和区委区政府的政策倾斜没有关系,企业的发展也和打球一样,要勇于竞争、公平地竞争哦!”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